「You are what you eat.」 曾經蔚為風潮的這句話,翻作中文大概是「吃進嘴裡的食物,決定了你的樣子」。跨越千禧年來到將近 20 年後的今天,幾乎已成為有點老調、多點說教意味的過時語句。我們學會在超市採買時將食物來源看個仔細,習慣在預約用餐前先了解餐廳的經營理念,食材該要是「從農田到餐桌」(farm to table)才夠真實,烹調手法則必須吃得到食材原味,懂得在飲食裡頭欣賞世界的原貌——對我們而言,這彷彿已成再自然不過的習慣。

Image courtesy of Studio Piet Boon.
Image courtesy of Studio Piet Boon.

時間回到 18 年前,當米其林廚師 Gert-Jan Hageman 決定買下位於阿姆斯特丹東部 Watergraafsmeer 一座建於 1926 年、即將被拆除的植物園,Hageman 心中早已有「一間餐廳、一座溫室、一座蔬果農場」的藍圖。由 Studio Piet Boon 設計事務所規劃,將溫室分成用餐與種植兩個區域;在高闊的玻璃與鋼骨結構下,特意使用自然材質與黑、白、原木三色妝點內部空間,乾淨簡潔的線條,創造出現代優雅的用餐氛圍。天光每日順著時序變化,環境中的綠意隨季節改變容貌,溫室內的色調則永遠交由大自然決定。

Image courtesy of De Kas.
Image courtesy of De Kas.

De Kas」在荷蘭文中便是「溫室」之意,是世界上第一間真正以「從農場到餐桌」概念為主題的高級餐廳;將開放式廚房設置在餐廳中央,一旁即是供應食材的蔬果苗圃——在等待餐點的過程中,讓食客一窺食材的生長原貌。素淨的空間更能襯托桌上餐點的鮮活奪目,廚師們精湛的廚藝值得被細細欣賞,但 Hageman 更希望能藉此讓賓客的目光集中在食物與大自然上。

Image courtesy of Studio Piet Boon.
Image courtesy of Studio Piet Boon.
Image courtesy of Studio Piet Boon.
Image courtesy of Studio Piet Boon.

為供應餐廳所需,在這溫室餐館以及其位於貝姆斯特爾(Beemster)的農場,孕育著超過 100 種作物,包含各類蔬菜、水果與香草,彷彿任廚師運用的豐富色票,四季光譜上的不同色塊、風味重新被盛裝在容器中;夏天盡是檸檬黃、小黃瓜綠與莓果紅紫的新鮮色調,南瓜橘、葡萄紫、彩椒紅則展現秋意的豐厚層次,冬天則更顯深沉,只為等到春日裡的花朵與新芽又能再度在盤中爛漫。

Image courtesy of De Kas.
Image courtesy of De Kas.

從 2018 年起,Hageman 將多次被列為阿姆斯特丹前十名餐廳的 De Kas,轉交給兩位曾一起在城市裡同樣聲譽極高的米其林餐廳 Rijks 工作的年輕主廚 Wim de Beer 與 Jos Timmer, 創立初衷不變,他們帶著更大膽的理想,決定將傳統以肉食決定菜色方向的思維,改由以蔬食擔任真正要角。每週視作物收穫狀況調整菜單,每日早上採摘食材,中午與下烹調上菜。

Image courtesy of Studio Piet Boon.
Image courtesy of Studio Piet Boon.

看似以餐廳需求為導向的種植生態,到了新世代的手中,追求的是——「自然共生、永續共存」。正如 De Kas 對於自我的描述:「These are the riches our garden provides, and without the garden, De Kas wouldn’t exist.」 將近二十年後的今天, De Kas 選擇逆轉方向卻依然前行。

Image courtesy of De Kas.
Image courtesy of De Kas.

De Kas
Kamerlingh Onneslaan 3 1097 DE Amsterdam
Opening Hours: Lunch/ Mon-Fri: 12:00 pm-02:00 pm
Dinner/ Mon-Sat: 06:30 pm-10:00 pm
T: +31-204624562

Article/ Yu Lai.
Image Courtesy of Studio Piet Boon & De Kas.
本文轉載自 Polysh Magazine.

旅行徑途與所到之處的種種收集,是個人風格與生命狀態的明顯表徵。失戀時我們走向與平常光譜相反的另一端,在舒適圈外流浪,在滿是陌生人的酒吧嘗試沒喝過的調酒;忙裡偷閒渡假時,我們把握短暫時間探訪所有知名景點,盡可能用和工作同樣匆忙的節奏,將日常瑣碎煩惱拋諸腦後。而有些時候我們即使身在異地,也想和週末悠閒的午後一樣,擁有一段靜謐的時光,抽空腦袋、任身心與空間自然碰撞,喘口氣,為生活找到全新靈感;就如同越南海防市的 No. 1986 Coffee & Restaurant,用設計將環境打造為美好的庇護所,讓人放鬆也讓人帶走活力。

三層樓共計 300 多坪的寬廣空間,No. 1986 Coffee & Restaurant 沒有一般咖啡廳的擁擠和嘈雜,也沒有他人注視或聆聽的壓力,來到這裡的每個人,只專注於探索建築、感知空間的巧妙設計。入口的門面外觀相當有趣,建築團隊 LE HOUSE 以越南北方女性穿戴頭巾的造型「烏鴉嘴」為靈感,結合傳統及現代風格的建材拼裝成幾何輪廓。紅色磚瓦高聳於路邊,向上堆砌成斜尖角,兩道牆面之間由片片玻璃窗連接,像是一層紅色糖漿包裹於玻璃屋外;刻意氧化的生鏽鐵片折成具份量感的尖形拱門,將門外的塵僕與內在的淨然區隔。

走入室內,映入眼簾的並非咖啡吧台和甜點櫥窗,而是貫穿三層樓的庭院天井。室內矮植栽與蕨類圍繞著兩株高細樹木,陽光從玻璃屋頂直灑進一樓,曲折典雅的階梯和樹木貫穿其中;水泥地板與黑色金屬扶手替空間降溫,內斂成穩地成為空間主幹,環繞而上的簍空台階,維持天井營造的透視感,整體空間也因此而變得輕盈。

以天井作為空間重心,座位隨著每層樓梯散佈於各個角落,明亮透徹的自然光被古典低調的黃燈取代,光線的幅度恰好為桌與桌之間做出區隔,如同自然的屏障般,劃分出一個個開放式包廂——在這樣的格局規劃中,桌椅與造訪的客人都成為配角,卻因此讓人感到舒適自在。

有別於一、二樓層的溫暖風格,三樓的室內座位包覆於玻璃窗底下,室外則留有幾席露天位置;建築團隊也增設了一個小夾層,替想要更多隱蔽性的客人打造舒適角落。當營業時間進入深夜,燈火皆被點亮之際,彰顯著屋頂玻璃設計的通透感,抬頭即是月光與星空,將室內外的距離拉近,卻又擁有與世隔絕的安全感。建築團隊 LE HOUSE 想訴說的不只是建築所能做到的藝術性,也實驗著開放式格局裡的私密性。

當建築與自然相連接,人與空間便能有機地在其中變化與流動。隨著四季交替、外在環境因氣候與時間改變的每一刻,No. 1986 Coffee & Restaurant 也成為不同的樣貌,接納不同作息、不同狀態的旅人,在這裡找到屬於自己的角落,也在這片玻璃帷幕下,看著時光流逝的緩緩變化。

No. 1986 Coffee & Restaurant
33 Dinh Tien Hoang, Hai Phong, Vietnam
Opening Hours: 8:00 am-11:00 pm

Article/ 鄭媛心.
Photography/ Hiroyuki Oki.
Images Courtesy of Le House.

再次造訪曼谷時,泰國的潑水年節剛落幕,時序自顧自地朝著難忍的酷熱奔去,比起備足各式防曬武器後在烈日下穿梭於金色佛像間,或是像條視保持涼爽如命的寄生蟲般,只願意在名為購物中心的宿主中活動,更希望在這城市中有個去處:能遮蔽起艷陽與暴雨、任自然風肆意吹拂、咖啡與食物香氣堆疊,那麼安然地待上半日,也足夠令人心滿意足。

Image Courtesy of Department of ARCHITECTURE.
Image Courtesy of Department of ARCHITECTURE.

以四層方形水泥建築構成,灰白色的半戶外空間顯得格外通透,模樣吸睛的 the COMMONS 便是如此一個能偷得浮生半日閑之處。座落於曼谷市中心東南側的通羅區(Thonglor)內,由一手打造出曼谷知名獨立咖啡館 Roots Coffee 與餐廳 Roast 的創辦人姐弟 Vicharee 與 Varatt Vichit-Vadakanru 於 2016 年 2月成立,建築主體則由同樣出身泰國,而後更負責打造泰國創意設計中心(TCDC)的知名建築團隊 Department of ARCHITECTURE 操刀規劃。

Image Courtesy of Department of ARCHITECTURE.
Image Courtesy of Department of ARCHITECTURE.

 「我們的初衷是想創造一個社群,而非一個購物中心;我們想讓人們覺得 the COMMONS 就像是通羅區的後院,可以讓創意工作者與喜歡設計的群眾聚集,也能來玩耍,不只是一個交易的地方,而更像是促使這一切發生的生活圈。 」

Image Courtesy of The Commons.
Image Courtesy of The Commons.
Image Courtesy of The Commons.

Vadakanru 姐弟親自說明著理念,並將 the COMMONS 依樓層與空間使用規劃,分為「Market」、「Village」「Play Yard」、「Top Yard」四個區塊。建築以兩大量體為視覺主體,相互堆疊後製造出具遮蔽性卻不區隔的半戶外空間,以天井引入光源的環型設計,讓訪客由入口走上階梯後,即可環視樓層內部,也能瞧見四處人們動態,如同走進一場溫馨小巧的市集,等不及往其他方向前去,一探究竟。

1F & 2F|Market & Village

Market 聚集了不同料理類型的食物商家,無論是午後時分想來杯濃郁的冷萃黑咖啡、外帶一份現炸的原味吉拿棒撒上點糖粉與肉桂粉,一熱一冷、一甜一苦的搭配解解嘴饞,或者是傍晚時分與友人共食一份美式南方炸雞翅,順道點上兩杯精釀啤酒,泰國的夏夜雖悶熱永恆,但這略帶大人風格的組合至少能為身體換來短暫的暢快。

Image Courtesy of Department of ARCHITECTURE.
Image Courtesy of Department of ARCHITECTURE.
Image Courtesy of The Commons.
Image Courtesy of The Commons.

若想找個好位置坐下慢慢享用,請端著手上的食物往外頭走, the COMMONS 的戶外座位區不似美食街的桌椅侷促,而是利用階梯高地落差以及植物、臥榻、邊桌點綴組合而成。人們或坐或躺,似談天也似休憩,各自築起自己的小小園地,一望而去,恰似一幅小村(Village)光景。

Image Courtesy of The Commons.
Image Courtesy of The Commons.

3F|Play Yard

命名為「Play Yard」的三樓,不難推敲出以「Play」、「玩耍」為概念設計空間,Play Yard 引入運動、親子活動、餐酒館等不同類型店家與活動,希望開闢一座能連結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即便是不同年齡、不同身份、從早到晚的不同時段,邀請來訪者一起在這裡找樂子,一個能夠一起玩耍的小小樂園。

Image Courtesy of The Commons.
Image Courtesy of The Commons.
Image Courtesy of The Commons.
Image Courtesy of The Commons.

4F|Top Yard

將 Top Yard 定義為與自然共生的綠色庭院,走上四樓,映入眼簾的除了此起彼落的鮮綠,還有層層排列在窗邊的香草植物正盡情吸取陽光,若想親自感受,也能脫下鞋履直接踏上草皮,用肌膚感受綠意。樓層的另一半則為調性相同的 Roast 咖啡館,以在地食材新鮮製作的全日歐陸早午餐為特色,搭以水果果昔與自家手烘咖啡。室內大量使用了淺色系的原木,為空間增添溫暖親人氛圍卻又不至於太過而顯得燥熱。

Image Courtesy of The Commons.
Image Courtesy of The Commons.

近幾年,曼谷的都市相貌正面臨轉型,若說一棟棟新落成的百貨大樓以及消失的街頭小吃是最為明顯強勢的改變,那麼沿著捷運(BTS)誕生的街區型聚落便屬於細緻而緩慢的演化成果。若想搭上這股浪潮,那麼不妨花上半天一天待在 the COMMONS ,一起見證曼谷這座城市,如何琢磨出獨樹一格的新風貌。

Image Courtesy of Department of ARCHITECTURE.
Image Courtesy of Department of ARCHITECTURE.

the COMMONS
Thong Lo 17 Alley, Khlong Toei Nuea, Watthana, Bangkok 10110
Opening Hours: 08:00 am-01:00 am
T: +66-89-152-2677

Article/ Yu Lai.
Images Courtesy of the Commons & Department of ARCHITECTURE.
本文轉載自 Polysh Magazine.

身為手搖飲王國的台灣,一杯飲料附上塑膠吸管與塑膠杯袋看似是固定組合,但隨著環保署近幾年管制塑膠袋與頒布吸管限用令政策,大家注意到逐漸高升的友善環境議題。友善環境有多種方式,近年餐飲產業興起從食物著手的發想,台灣如「七喜廚房」(現改名為「明日餐桌」)、荷蘭如「INSTOCK」,便是試圖解決、減緩剩食議題。而遠在歐洲的柏林,FREA 則將永續生態這件事看得同樣嚴肅,從塑料、剩食、有機、碳排放量等習習相關的環節出發,開設了柏林第一家植物性飲食與零浪費(Zero-waste)餐廳。

位於柏林精華地段 Mitte,綠意盎然的環境與長型的木頭餐椅,空間呈現的樸實溫暖氛圍看似與一般餐廳無異;但從生產環節再到食物回收等各層面,FREA 都有更獨特的理念與堅持。考量到外包給其他廠商生產,便會增加運送時的碳排放量,因此餐點從酸麵包、沙拉、義大利麵、榛果飲到含有益生菌的健康飲料如康普茶(Kombucha)、水克菲爾(Water Kefir)等,都是在店內手工發酵與製作。

嚴選自地方上的季節性作物,FREA 與有機農場直接合作,並盡量使用裸包裝運達,減少一次性包裝材料無謂的浪費。菜餚上桌,顧客品嚐完後,廚餘不會進倒垃圾桶而是進到後台的專業化肥箱中,經過 24 小時的分解與沈澱,廚餘搖身一變成為富含天然肥料的土壤,並於下次送貨時回饋給農商,成為下一批滋養蔬果的土壤。如此的過程,完成一個完全天然的有機循環。

除了食材之外,店內的裝潢及傢俱也有永續利用的痕跡。擁有產品設計背景、身兼營養顧問的創辦人 David J. Suchy 表示,「在打造餐廳的過程中,難以避免地會有很多塑料包裝。我們將這些塑料搜集起來,送到可分解的公司再將它們重新利用。像是牆上這幅畫,便是從 15 公斤的塑膠製品改造而成的藝術作品。」

牆面為有機塗料的牆面,桌椅擺設則來自二手傢俱,空間內的所見所觸,都成為貫徹零浪費理念的細節;而懸掛在吧台上方的米白色燈具,則是來自英國卡地夫設計品牌 Tŷ Syml,利用蘑菇的菌絲體(Mycelium)研發而成燈罩。菌絲易與其他材質結合的特性,設計團隊結合木糠、啤酒粕(Brewery spent grain, BSG),再經過 5 到 10 天後融合成此種輕量又強韌的新材質;而生產過程也是百分之百天然,即使破損無法使用也能作為堆肥,與 FREA 強調的永續再造理念非常契合。

店內不定時舉辦講座,環繞著生態永續、零浪費議題的理念交流;而工作坊則讓參與者實踐如何在植物性飲食的限制裡,依然能創造出有趣又美味的料理。David 以清晰的理想前進,與團隊創造了 FREA,用食物傳達出對生態的關懷,我們也不妨時刻提醒自己,視為理所當然的便利或許製造了資源浪費與地球能源的無效犧牲。即使是一小步,但從微小的意識水平改變開始,未來的環境一定能因此有點不一樣。

FREA
Torstraße 180, 10115 Berlin, Germany
Opening Hours: 06:00 pm-10:00 pm

Article/ Marissa.
Photography/ Oliver Tomlinson.
All Images Courtesy of FREA.
本文轉載自 Polysh Magazine.

作為泰國的首都及經濟中心,曼谷一直是多元文化的交會之處,因為各國人口眾多,當地景觀也隨處可見外來文化的影響,日本區、韓國街、中國城等地區循著時光的牽引,結合泰國本土民情,形成了難以取代的文化榮景。而這一份「多元」如今也大幅地體現在當地的店家風格中,無論是俄羅斯的皇家風情,或是中國風的巷弄街景,皆在此立地叢生,綻放蓬勃的生命力。

落點於曼谷中國城的心臟地帶,鄰近華藍蓬中央車站(Hua Lamphong)的一條巷道,名為 Soi Nana——原為巷弄的名字,今已成為一個街區的代稱。區域內普遍為住宅用地,後因中國城內的房價比商業區要來得實惠,意外地吸引許多新潮的青年到此創業,新式的酒吧、咖啡館及藝文沙龍紛紛在古舊的老街上開張,更替古樸的地區注入一股新鮮的活力。

位在 Soi Nana 巷道入口處、隱身在鮮花與攀藤妝飾之後的一間小店,在老舊的街道中看來不甚起眼,但這間結合花房與咖啡館的 Oneday Wallflowers,卻是促使此地旅客絡繹不絕的原因之一。建築前身是一棟擁有百年歷史的住宅,在店主兼建築師的 Nattaphat Suriyakhamphol 巧手改造之下,如今已成為了新潮的休憩空間,佇立在社區之中,展示著迷人的生活畫面。

推開被花草及綠植淹沒的大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花房,滿室鮮花之中,只見幾位店員正專注地包裝、整理花材。Nattaphat 在改建時將一樓的空間隔出兩房,一間作為今日的花房使用,除了打造大面積的牆櫃來收納專業器具,也特別裝設冷藏系統使花材保持新鮮;較深處的一間則是身兼花藝師與花房創辦人 Nattaphat 自己本身儲藏材料與辦公使用的空間。延著店員的引導,步上角落的旋轉樓梯,延梯而上,則是香氣瀰漫的咖啡館。

建築二至三樓的結構尤其有趣,空間扇形一般自樓梯的四周展開,彷彿也預告著這「向上」的過程,即將開啟的一趟視覺旅行。銅製的咖啡吧台「Mod bar」,紅銅的光澤微微反射在咖啡壺表面,一躍成為古老建築中的吸睛焦點。吧台背板更拼貼上燒製成色的木頭,佐以手繪的世界地圖,用咖啡香帶領來訪者一同深入曼谷慵懶的日常。若與朋友一同前往,便能沐浴在暖洋洋的日光中閒話家常;若是隻身前往,也不怕尷尬,一邊咬著吸管一邊觀察咖啡師的沖泡過程,也是有趣的午後光景。

「我們的花藝作品都是自然而奔放的樣貌,就像從花園或野外隨手汲起一束束花草。」——Oneday Wallflowers

後方玻璃窗內是個遠看也令人著迷的座位區,在日照下發光,乍看如同露天的角落,實際上卻是個如溫室般的室內空間;而無論是建築裡的哪一層樓面,都能見到 Nattaphat 以花草施展的巧思。建築裡高高低低的樓梯層次、玻璃與花葉光影的錯落,隨處懸掛而下的植栽、花藝器具,盡是迷人而無盡的維度。在老舊氛圍裡瀰漫著自然囈語,仿若這座建築從落地初始,便該是生成如此;不規整、不完美,斑駁而時不時可見落地花葉,但隨性以手指框起,皆是詩意的畫面。

三樓的空間則像是一座空中花園,除了配置露台座位,更特別在此打造一間玻璃屋,陽光通過半透明的屋頂,在周圍的綠樹、花葉中隨機穿梭、交疊,也讓空間充滿濃厚的鄉村氣息。2018 年初,屋頂酒吧 Wallflowers Upstairs 在策劃之下誕生,精緻的花卉佈置一如往昔,再用木板搭建成簡易的吧台,配上復古風格的桌椅及裝飾,靜靜的等待人們的造訪,以曼谷的景致為下酒菜,浸淫在優雅閒散休閒時光之中。

走一遭隱於喧鬧城市的秘境,更準確地說,我們好似誤闖了一個友好、充滿魅力的陌生人的公寓,環擁著新漆與舊漆層層堆疊的牆面,不自覺就放鬆下來,只想靜靜凝視其中蔥蔥鬱鬱的植栽及錯落的老物,探索店內各個角落的獨特美景。某個瞬間,感覺自己置身在大型的溫室當中,陽光熱暖,夏風颯爽,花香四溢,面前放著一杯冰涼的咖啡,也許這就是屬於曼谷——一種貼近理想生活的熱度。

Oneday Wallflowers
31-33 ซอย นานา Pom Prap, Pom Prap Sattru Phai, Bangkok 10100
Opening Hours: 10:00 pm-08:00 pm
T: +66-94-661-7997

Article/ 曾勻之.
Images Courtesy of Oneday Wallflowers.
本文轉載自 Polysh Magazine.

 “Anything created by human beings is already in the great book of nature.”

——Antoni Gaudí i Cornet

對於「自然」兩字的聯想,是高低錯落的弧度,或是柔軟有機的線條;然而,有別於多數人們這對「自然」的印象,日本建築師平田晃久(Akihisa Hirata)則以稜角分明的線條切割、組合成一棵大樹的樣貌,在東京搭建出「Tree-ness House」。曾在日本知名建築師伊東豊雄事務所工作八年的平田晃久,鍾情於盤根錯節的樹木結構,細數一棵樹的根、幹、枝、花,以及那些依附於樹上的地衣、昆蟲、鳥類、動物。這對樹的鍾情、對其中著迷的生命細微之處,平田晃久透過 Tree-ness House 一一展現。

組成建築的基本量體為一個個方形,再從中分成三個元素:盒子、皺摺與植樹。細看建築的細節,有如切開盒子的邊緣,沿著切線邊緣向外翻折,讓量體好似一方綻放的花朵,並在折角所創造出的塊狀空間內放入植栽,一個個量體便簡單完成。

而 Tree-ness House 整體便是一幢由數個量體單元組成的城市樹屋,用綠植及花葉填充量體間留白的曖昧空間;樹枝交錯間,容納了許多鬱鬱蔥蔥的生命力,也創造出室內的獨特空間感。混凝土建造而成的建築外觀,搭配上外翻的白色階梯及窗沿,在蜿蜒的綠意中,成為街區裡生意盎然的風景。


如同一棵樹的成長需要歷時多年,Tree-ness House 也花費多年時間而完成。擁有三間藝廊的屋主,由其想要打造一處別於一般畫廊的潔白展廳;經過多年討論與規劃,平田晃久最終設計出這棟擁有錯綜格局的城市樹屋,一樓為藝廊,上面七層樓則規劃為住家空間使用。


仿若都市中的一棵大樹,Tree-ness House 用錯置的量體模擬伸展的枝葉,運用留白空間容納生活於其中的生命。在這棟充滿細節的建築中,不管是自窗簷垂落的植物,或是居住於內的人們,皆將日常起居託付在石灰色的縫隙;呼吸吞吐間,生活於是伴隨著有機與生命意象靜靜展開。

Article/ Ting.
Photography/ Vincent Hecht.
Images Courtesy of Akihisa Hirata Architecture.
本文轉載自 Polysh Magazine.

隨著世界不斷現代化,城市彷如諸多可能性、夢想、理想生活樣貌指向的耀眼交集,有設想周到的無形思維,或有型設施順應大眾需求而生,大部分時候能滿足感官,唯獨難測天候總是令人無奈。

越南位於熱帶氣候區,中部的順化又是最多雨的城市之一,選擇在此定居的一個小家庭,便以建築和設計化解居住環境和大自然間的衝突,將建築事務所 Limdim House Studio 和自宅結合成 「Jalousie House」(百葉窗之屋),採用精巧的花格磚牆、沿建築立面而生的植栽和大膽出奇的室內外細節,層層堆起一家三口在這座城市中愜意地生活,安然迎接、善用每一種天色的居所。

2020 年落成的 Jalousie House 建築主體一如左鄰右舍,有著越南市區常見的狹長形狀,因此先天面臨採光和通風不足的風險。於是建築團隊將百葉窗的原理化為建築靈感,除了自由縮放尺寸置入所需之處,也轉化建材和開闔形式,用單一概念的多種變形交錯重疊,騰出氣流和光線流動的餘裕,準備好適時地遮風避雨。

Limdim House Studio 大膽地從正面突破,將二樓朝西的街道面打造成形似經摺裝的大片實心量體,分別在正面、側面鑲上窄窗,不僅確保室內隨時享有適量的自然光,創造空中花園的基地,亦造就獨樹一幟的面貌。在缺少腹地的房屋正後方,則矗立著一堵機能性的屏障,造型精緻的潔白花格磚有著粗針織的質地,如纖維般交織成瓦楞狀系統,隨時分流逝的軌跡,在屋內不同位置映射形狀迷人的光影。

多功能的百葉窗概念不僅體現在戶外,也化為室內的造形亮點。從一樓上行的階梯是一片片接近楔形的獨立木板,搭配金屬彎折而成的別緻扶把,視覺效果通透輕盈;二樓餐廚空間和辦公室間的隔牆上,則鑲著一片片垂直的活動式木板,可供自由調整開啟角度和範圍。呼應佈滿戶外的自然風情,室內裝潢也不走冷硬的簡約路線,以色澤溫暖的磚塊、表面帶有紋路的木材為基調,再加入富含想像力的細節。例如連接二、三樓的內梯,便用三根一組的木段搭配有著大幅段差的水泥塊上,樸趣的組合宛如積木。

大量的綠色植栽宛如天然空調,將空氣淨化、冷卻再引入屋中,同時減少輻射熱並阻絕雨水。從一家人的起居和工作空間,到小孩玩耍成長的房間,無論身在哪一層樓,透過玻璃落地窗望出去,都能飽覽薰染清新氣息的綠意。

在森森綠蔭中閱讀,與三五好友小聚,在親手打造的工作室內為更多人設計理想住宅,親子相伴在草地上玩耍⋯⋯ Jalousie House 像是城市中的奇幻樂園,將各種珍貴時刻收攏在家屋中,為日常賦予驚喜迭出的風景,也見證一個家庭如何以最好的方式面對每一種境遇。

Article/ Rachel.
Photography/ Quang Dam.
Images Courtesy of LIMDIM HOUSE STUDIO.
本文轉載自 Polysh Magazine.

座落於印尼雅加達 Taman Villa Meruva 街區裡,一座名為「The Guild」的建築吸引著路人的目光,這是由當地建築團隊 Realrich Architecture Workshop(RAW)打造,結合住宅、建築事務所與 Omah 社區圖書館的空間。近期在創辦人 Realrich Sjarief 的帶領下,重新將 The Guide 翻新、擴建,除了原本各空間的格局與動線上的調整,更增設了一間牙科診所、如同小藝廊的展示廊道、小書店,未來也計畫著新增一間社區咖啡館——Realrich Sjarief 試著運用建築作為方法,落實著與在地社區的互動、連結。

Photography/ Eric Dinardi.

翻修後的多功能複合式建築,建築團隊重新命名為「Guha」,而樣貌改變最多的工作室則取名為「Guha Bambu」;這源自梵語中「洞穴」的詞,同時也是戰神 Kartikeya 的別名——Sjarief 期許 Guha 能成為一個讓人永不停止探索的空間。整座建築共有地上三層和地下兩層,修建過程共分為兩個階段,由不同時期的工匠們齊力完成;建築團隊藉由不同結構與建材相互嫁接,打造出一個充滿實驗趣味又綠意盎然的舒適空間。

Photography/ Eric Dinardi.
Photography/ Eric Dinardi.

Sjarief 曾在萬隆理工學院學習建築,在小鎮工作一年後前往新加坡,也曾在倫敦知名建築事務所 Foster+Partners 工作,後來至澳洲雪梨攻讀都市規劃的學位。旅居各國的經驗替他帶來建築設計上的新視野,尤其在整合系統與技術上有很大的轉變。以 Guha 內部的景觀為例,以讓人能充分休憩的「公共公園」為出發,種植的多以容易照顧的植栽如緬梔為主,強調「自然的開放空間」,抹除「刻意的設計」。

Photography/ Eric Dinardi.
Photography/ Eric Dinardi.
Photography/ Eric Dinardi.

隨時間過去,團隊在 Guha 裡增設許多減少熱能排放的細節:規劃一方水池,同時引入幾種可作為食材、藥材的藥用植物與藤蔓,讓攀爬其中的錯落綠意增添陰涼感,降低溫度的同時亦自然營造出愜意角落,替庭院的整體輪廓增添一抹幽古又充滿生命力的氛圍。

Photography/ Eric Dinardi.

建材的部分則可視為建築團隊在材質上進行的一場實驗,運用共計九種建材,包含混凝土、鋼鐵、金屬、木材、石材、玻璃、塑料、石膏灰泥與大量的竹材。值得一提的是,竹材在 Guha 本身是別具意義的存在,在事務所重新打造的工作室 Guha Bambu 外觀便可見一斑。

Photography/ Eric Dinardi.

Sjarief 以印尼文化中 Barong 面具臉孔作為靈感,打造 Guha Bambu 的正面,呼應著他在峇里島度過的童年,以及島上盛行的 Barong 演出。竹子過去在印尼十分盛行、是被廣泛運用的建材,但在近代鼠疫爆發後(世界第三次鼠疫疫情直至 1960 年代才結束)就極少再使用,因為竹子相互交錯的的空間縫隙,容易讓老鼠通過而助長鼠疫。但經由多次實驗,Sjarief 也將這問題迎刃而解——藉由第三方門檻的設置,將竹間的空隙封住以提供屏障,並用建築膠將其沾黏牢固;Guha Bambu 也因此得以運用竹材的優點發揮靈活性,創造出嶄新的線條,營造出如同錯落竹林的樣貌,讓整個空間多了分驚喜與趣味。

Photography/ Eric Dinardi.
Photography/ Eric Dinardi.
Photography/ Ernest Theofilus.
Photography/ Ernest Theofilus.

Omah 圖書館也是此次改造的重點之一,在牆上設置更多書架空間,也擴增書店及藝廊區域;另外也規劃了作為講座的空間,用於接下來與建築有關的各類型講座與交流。思索著建築在未來的新功能與不同發展的可能性,建築內各個空間多半擁有至少兩處的進出口,動線與佈局相當靈活;流暢、通透、可變化運用的設計,也將公共與私人領域畫分開,保有隱私時也不讓建築本身顯得封閉。另外,考量到當地熱帶氣候的時常悶熱感,建築團隊將門窗向南開放、並在西側關閉,使微風能自然進入,並在室內循環流通,有效減少冷氣的使用。

Photography/ Eric Dinardi.
Photography/ Eric Dinardi.
Photography/ Eric Dinardi.

綜觀整體,Guha 不只在設計與建材上有所突破,對空間的未來規劃也有縝密、開放性的思考。Sjarief 正逐步計畫著更多的微型項目,像是工作坊與咖啡店的結合等等,也持續以當地工藝出發——不僅透過建築設計實際給予在地工匠更多發展空間,也期許能在印尼創造出建築業間的循環生態系統,相輔相助。

Article/ Tiffany.
Photography/ Eric Dinardi & Ernest Theofilus.
Images Courtesy of Realrich Architecture Workshop.
本文轉載自 Polysh Magazine.

江戶時代以來成立逾 300 年的白井屋飯店(白井屋ホテル),位在過去以絲綢盛名的群馬縣前橋市,是當時許多日本顯官及文豪所喜愛的聚集之地。隨著時間流逝,曾改建過的建築逐漸老舊,無法迎合現代人的住宿條件,伴隨當時市中心的衰退,2008 年遺憾歇業。廢棄大樓沉寂了許久,近年在前橋市活化再生運動的推動下,邀請知名建築師藤本壯介(Sou Fujimoto)改造這四層樓的建築,並與當地地方創生團隊共同進行,期望由「水、綠地、詩意」融合成新的前橋市,打造出城市裡一處擁有綠丘的飯店。

Photography © Shinya Kigure.

建築團隊將飯店分為舊建築 Heritage Tower 與新增的 Green Tower 兩主體,其中 Heritage Tower 原有四層樓的中間樓板、天花板全都拆除,讓原始建築的混泥土結構完全裸露。而改建也並不止於建築設計的發想,白井屋亦與世界各地藝術家合作,期待將飯店轉化為城市裡設計與藝術的新據點。自外觀遠遠便能看見擅長運用文字短句、符號作為表達方式的美國藝術家 Lawrence Weiner 文字作品,踏進室內進入接待區,前台牆面的石牆紋理材質與侘寂氛圍的光線溫度,巧妙烘托出日本藝術家杉本博司的藝術作品「海景」。

日本藝術家杉本博司的藝術作品《海景》。Photography © Katsumasa Tanaka.

「第一次見到這棟建築,我便想著如果能將地板都移除,創造一個中庭作為飯店大廳、但同時也是半公共空間,那應該會很迷人。像是這座城市裡的小客廳,讓人們來這裡相聚。」——藤本壯介 

Photography © Katsumasa Tanaka.

自然光線從窗戶進入一樓中庭遼闊的開放空間,藝術家安東陽子(Yoko Ando)的紡織掛毯從上而下懸掛於牆面,緩和建築結構的冷冽線條,豐富整體視覺;阿根廷藝術家 Leandro Erlich 以 LED 打造作品《Lighting Pipes》,沿著樑柱之間貫穿樓層,替空間帶來無限延伸的光感層次錯覺。大量綠色植栽環繞其中,將這作為飯店大廳的格局,描繪出宛如室內庭院的一隅。通往各樓層客房的樓梯多層次交錯著,讓旅人置身其中便能感受空間裡各種角度與變化——無論是前進的深度或是不同方向的延伸重疊,都能產生有趣的視覺與空間的奇妙感受。

Photography © Katsumasa Tanaka.
阿根廷藝術家 Leandro Erlich 作品《Lighting Pipes》,沿著樑柱之間貫穿樓層。Photography © Katsumasa Tanaka.
Photography © Katsumasa Tanaka.

除了一般房型,白井屋共有四間由設計師與藝術家發想的主題房。「The 2725 Elements」由義大利建築師 Michele De Lucchi 打造,運用日本傳統建築使用的木瓦片與木條作為靈感,共計 2,725 塊木瓦、木片環繞其中,既作為房型的隔間,也讓木條間穿透而出的光影交織迷人的輪廓。

「The 2725 Elements」。Photography © Shinya Kigure.
「The Jasper Morrison Room」。Photography © Shinya Kigure.

同樣運用木材為元素,英國設計師 Jasper Morrison 設計的「The Jasper Morrison Room」則宛如一個木箱,呼應著他知名的「超平凡」(Super Normal,直覺、不引人注目、不強調過多的裝飾,卻不可或缺)設計概念,以木板全包覆的空間,暗藏一面能直接俯瞰中庭綠意的落地窗,也能以木製百葉拉門來保持隱私,房內也放置 Jasper Morrison 設計的 Fugu 單椅,讓整體空間更為舒適。

創作出中庭燈管藝術裝置的 Leandro Erlich 也替白井屋設計了同名房型,以義大利作家卡爾維諾(Italo Calvino)小說《看不見的城市》中所描述的僅見水管的「阿蜜拉城」(Armilla)為概念,房內許多傢俱零件皆以金屬材質水管形體設計。而藤本壯介本人也設計了其中一間房,由植物與米白色傢俱共同演繹,妝點其中的綠意呼應著前橋市再生運動「Where Good Things Grow」的理念,打造出適合旅人休憩放空的自然舒適空間。

「The Leandro Erlich Room」。Photography © Shinya Kigure.
「Sou Fujimoto Room」。Photography © Shinya Kigure.

旅館主入口的開放式通道也通向白井屋後方延伸新建的 Green Tower——與其稱之為建築,Green Tower 更像是沿著斜坡形成如同小山丘地形的住房空間,坡地上皆為綠色植被所覆蓋;沿著樓梯而上,便能通往芬蘭桑拿浴的休息處,以及日本藝術家宮島達男(Tatsuo Miyajima)裝置展的小木屋。嵌入綠丘裡的客房設有切入斜坡的陽台,旅人自不同的高度眺見的景緻皆不同,但都能沉浸在這片綠意中。

Photography © Shinya Kigure.

伴隨前橋市的活化再生運動,耗時六年的白井屋旅館改建,也重新替此地注入美好的新芽氣息;讓城市裡的綠丘旅館成為人來人往的街道中最迷人的畫面,旅人能在光線與綠意之間穿梭交流,也讓四季顏色成為最美的風景。

Article/ Stella Hsu.
Photography/ Shinya Kigure & Katsumasa Tanaka.
Images Courtesy of Shiroiya Hotel.
本文轉載自 Polysh Magaz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