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練習平衡這件事,無論長到幾歲,似乎總處於現在進行式:沖咖啡時,我們屏息拿捏熱水和粉末的比例;偶爾猶豫著傾斜相機,好讓晴空和臉孔的色澤勻稱;一旦忙碌程度達到 95% 就會回過神來,用一整個假日的愜意平衡身心。我們試著在工作和生活間營造和諧,也在生活中思考各種關係的多寡,好比要擁有郊區的寧靜,抑或享受市區的便利?要敞開居宅廣納戶外的鮮活生機,還是保有完整的隱私?高崎市矢中町之家 (House in Yanakacho),便以一圈罕見的半透明飄浮圍籬、跳脫尋常文本的視覺語彙,回應這些值得細細思忖的抽象密碼。

日本關東內陸地區的群馬縣高崎市,為北陸新幹線、高崎線、信越本線⋯⋯等多條鐵道的交匯點,但矢中町遠離繁忙的市中心,未經過分開發的區域就地發展成新生住宅區,平坦道路旁猶有田園、古色古香的神社,和龐大的獨棟民生機構交織成一派心曠神怡的風景;盎然生機與清脆的歡笑聲飄散在空氣中,家家戶戶若即若離,正好落在宜人的社交互動位置上。

遠遠朝矢中町之家望過去,也許會迷失在其柔軟而澄澈的外觀中,分不清那究竟是一幢奇特的建築,還是夢境裡的海市蜃樓;實際上,那可以說是 Taiga Kasai + Chong Aehyang Architecture(KACH)建築事務所的設計巧思結晶。半透明的聚碳酸酯圍籬彎折成浪板狀,沿著原色鋼架環繞腹地一周,類似毛玻璃的質地圈起臥室和陽台所在的二樓,與房屋主體形成天井,一口氣收羅四面八方的光線,卻無須用私人空間的安全感來交換。

玻璃浪板下方無任何牆面或門廊,設計團隊大膽地僅以有異曲同工之妙的活動式布簾,作為中間建築落地窗外另一層靈活的門戶,宛如調節屋主和社區關係的機制。全然打開時,街道上的氣息彷彿浪花般層層拍進庭院,直抵家屋深處,裡外分界就此溶化在夢幻的瀲灩波光中。

「我們想創造一個開闊、充滿活力的家,讓居民身在其間的日常融為小鎮的一部分,而小鎮則成為他們的庭園。」——KACH 建築事務所 

自獨立居住模式進入人類文明以來,空間隱含的彼此隔閡和公私壁壘益發鮮明,但矢中町之家不想作一幢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私人宅邸,而 KACH 為了打造出完美地融入社區的住宅,從裡到外的每一道設計,都源自促進人與人、人與自然交流的追求。

乍看之下,矢中町之家是工整的雙層建物,但室內毫無完整區隔上、下的樓板;從餐廳和廚房往上走三、四階,便來到有著大片留白的起居室;若往下走,則是位於半地下室的休閒空間;向左和向右,則分別通往大人和孩童的書房。在這座以高低錯落調度用途的空間內,封閉式隔間的概念消失,纖細欄杆、具有工作桌功能的平台取而代之;由於每個房間的座向安排得宜,一家人既可感受到彼此的存在,也依然能夠專心沉浸在個人時光中。

留白不只是室內空間的主題,也反映在矢中町之家搭配建材和色彩的方式上。半透光圍籬的顏色是當日的天色,晨間的耀眼燦爛,會緩緩在向晚幻化成熠熠發光的燈塔。踏在木地板上,舒適觸感四處流動,時而沿著玻璃框起風景,時而躍上牆面托起書本。而連接作息、拓展居家動線想像的木質階梯,只要鋪上幾枚軟墊,也很適合隨興地席地而座。傢俱特地留下的清晰紋理,中和了鋼材清冷的氣質,無論季節如何,此處總是彌漫著令身心放鬆的魔力。

除了屋主一家四口,他們的親朋好友生活環境也在左近,這股親切的氛圍正是矢中町之家當初的設計靈感,而抽象的渴望也確實化為具體,一邊練習生活內與外的均衡,一邊天天與街坊生活在一起。

Article/ Rachel S.
Photography/ Atelier Vincent Hecht.
Images Courtesy of Taiga Kasai + Chong Aehyang Architecture.
本文轉載自 Polysh Magazine.

法定首都為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在當前局勢下,實際首都為特拉維夫(Tel Aviv),這座集時尚、藝術與科技於一身的城市,創建於 1909 年,而其位於海邊的街區尼夫澤德克(Neve Tzedek),創建年月甚至早於特拉維夫。1887 年 Neve Tzedek 成為繼古老港城雅法(Yāfō)後第二個猶太小區,並在政府的保護與重建下,成為年輕藝術家與作家的聚集地。現代高樓城市中的一隅,精緻古老的猶太市區巷弄中,可見獨立設計師店面、藝廊、工藝小店,講究作工與品質而不論潮流的匠人氣質與法式平房相得益彰。如紐約蘇活區(SOHO)般,成為古今交會、藝商共榮的品緻街區。

這街區裡座落著一棟建於 19 世紀的古老法式平房,經歷多次改造與擴建,將歐洲風情與當地氣息巧妙融合,卻不敵時間流逝而被遺忘。近期在以色列建築事務所 MGA(Meirav Galan Architect)建築師 Meirav Galan 的打造下,為其帶來嶄新的空間表情。「當我第一次看到它,感受到歐洲的風韻與地中海的氣息。」隨後大刀闊斧地整修改動,將這棟荒廢已久的建築,轉變為揉合現代極簡、巴黎風華與地中海情薈的結晶。

Meirav Galan 面臨的挑戰,除了政府公定歷史古蹟的規範,還有房屋部分的毀損與格局的重新規劃。建築師取得拆除擴建於 1930 年代塔樓的許可,使原建築的正面主牆一覽無遺,並將樓梯移至新空間的核心,連結至擴建於同年的二樓樓層。因為建築年代古老,原有的入口樓層為高於路面二公尺的古式設計,不僅是空間規劃上最大的問題,也使內部空間被細碎切割。對此設計師逆流而上,利用入口樓層下方的空間拓展成住宅地下室的小前庭,替實為一樓的地下室引入微風與明亮陽光。

建築內部呈現長方形,建築師亦拓展了建築後方空間,以求容納一家六口。而狹長的新設計能展現通透而寬廣的舒適格局,最大的功臣要數貫穿全建築的中央綠色庭園。一、二樓層及頂樓的地中海式陽台,皆以「ㄇ」字型圍繞庭院,庭院中栽植的果樹、踏石,隨著陽光散播綠意與悠哉,讓這家人無論身在 Neve Tzedek Patio House 的哪處,都能迎向自然的輕撫。

接壤中央庭院的一樓空間是客廳與廚房,無論是從原有入口的前門,或是從建築後方位於地平面的新後門入內,進入眼中的便是撒落陽光,以及被工業風玻璃窗包圍的綠意。相鄰庭院的客廳,擺放著色彩與法式地磚呼應的傢俱,喚起親密感的中性色彩,平靜而樸實地柔軟了空間輪廓。後方同樣相鄰庭院的廚房,鋪上米色與裸粉色相間的地磚,設有寬廣的白色木作中島,與黑灰色系長桌椅一起帶入溫暖簡約的現代氣息,並與中央庭院的工業風玻璃牆相呼應。

經過設有展示格的樓梯間,飽覽藝術品及家族相簿、食譜等家族記憶後,來到臥室及衛浴所在的二樓。主臥室位於「ㄇ」字空間的其中一側,純白的鑲板牆添上一筆極簡法式風味,又與中央庭院的簡約工業風格呼應;另外兩間臥室位於另外一側,並設有共用衛浴及門廳。頂樓原本改建為斜屋頂的結構,建築團隊將其改造為地中海式陽台,設有泳池、吧台及烤肉區,遠眺著地中海、鄰近街區以及 Neve Tzedek Patio House 內部空間。

靜坐於中央小庭院,不聞街巷的喧囂,最簡單的幸福在家屋裡即可如願,一家六口的應許之地即在腳下。

Article/ Moumu.
Photography/ Gidon Levin.
Images Courtesy of Meirav Galan Architect.
本文轉載自 Polysh Magazine.

將各式各樣的老建築改建、整修並賦予新生,近年在世界各地都掀起熱潮,不僅將閒置空間重整利用,也成了許多城市在都市規劃更新裡的重要考量。而在阿姆斯特丹舊城一條靜謐住宅區的巷道裡,有座附屬於修道院內的舊體育館,在負責改建的設計師 Robbert de Goede 巧手調度下,保留下體育館原有的外觀與結構,卻大膽重新定義了建築室內——打造成一間令人意想不到的住宅「The Gymnasium」。

設計團隊將原本單層挑高的內部,改造為 LOFT 空間手法裡常見的開放式分層使用:一樓設置了公共區域如客廳、餐廳、廚房,並以一樓中心圍繞著四周搭建出二樓夾層,作為通往臥室、浴室等私人區域。體育館原本長形的格局內卻不見陰暗,設計師在屋頂中央設置 10 面可開闔的天窗,充足的光照點亮建築內部,也讓通往二樓、串連起整棟建築動線的氣派樓梯成為視覺焦點,營造出自由、寬闊,採光通透感十足、角落又具細節的室內空間。硬體上也增設熱量系統與 44 個屋頂太陽能板,除了提供室內冷暖氣,也降低建築碳足跡至近乎零排放,以達到永續的環保理念。

踏入室內,首先迎來門旁溫馨的壁爐區客廳,一條烏拉圭羊駝毛地毯營造出寒日之時所需的視覺溫暖,佐以局部燈光投射,便是令人備感舒適的一隅。考量建築天花板原有的鋼骨架構無法拆除,Robbert de Goede 不將其視為改建的障礙,反倒借力使力,將其做為室內空間的主調。門窗、樑柱、扶手,一路至中央樓梯與各個房內,皆延續著天花板的黑色線條,賦予室內極具張力的「個性」輪廓,垂直與平行之間,描繪出俐落與簡潔力道。而天窗的增設除了引入日光,也有效平衡鋼骨結構於室內的沈重感,搭配一座 3 公尺的 Martinelle Luce LED 吊頂燈環,圓潤線條亦增添了些許柔和層次。

Robbert de Goede 認為,室內設計的理念也應傳達出令人想「觸摸」的質感,受到日本雕塑家 Shimpei Arima 所製作的雪松雕塑作品啟發,他在空間內加入了大量木製元素。例如,極具個性的黑橡木作為樓梯台階,4 根具歷史痕跡的原色橡木在重整後做為室內中央柱,壁櫥也採用落葉松的木飾面,讓整體視覺描繪出木質紋理的存在感。廚房以柚木與義大利灰石 Fior di Bosco 為主調,搭配暗啞藍鋼金屬抽屜,幾盞 Atelier 91 的吊燈、用餐區 Stellar-Works 的餐桌椅,巧妙運用家具、裝飾掌握細緻線條,融合理性與感性的元素,再少許妝點綠色植栽,讓有機的生命力與俐落乾淨的金屬風格彼此協調。

位於樓梯後方、建築原有的地下室,空間僅 1.2 公尺的高度令人感到侷促狹隘,設計團隊因此在其一樓上方搭建一個平台,拉高地下室的垂直高度;增設的平台藉著角度與樓梯作為視覺上的遮蔽,劃分出一樓公共區域裡一處更私密的格局,作為這個住宅裡有別於入口處客廳、更親密放鬆的起居小客廳使用。

而其他房間在家具選擇與裝飾上,也呈現藝術與實用性兼具的交互考量,像是以白色為主的浴室,搭配淺亮雪松木、阿爾卑斯山卡拉卡塔金色紋路大理石(Calacatta Oro)作為整體視覺,並妝點綠色植物賦予衛浴自然、舒適的清新感。

建築偌大的內部空間、體育館原有的輪廓,該如何注入生活感、轉變為實用與舒適度兼具的住宅?Robbert de Goede 著眼在地板、牆面、壁櫃飾面等這些大面積處, 選用質地適切、同時能統整整體生活美感的素材,再將家具、單品精準放入,替整體空間賦予畫龍點睛的效果,而正是這些細節之處考驗著設計師的細膩:清楚定義每個空間,調度格局、光線、質地,並給予適切的「感受」——一座體育館建築,便如此實踐了對住家、對生活品味的想像。

Article/ Stella Hsu.
Photography/ Marcel van der Burg.
Images Courtesy of Robbert de Goede.
本文轉載自 Polysh Magazine.

居住在南加州的梅子,將原本草木不生的後院,打造成四季產出多樣蔬菜、豐富了餐桌的「小伊甸」,「Farm to table」的生活方式以及順應時節的飲食習慣,已經成為梅子一家人的生活型態。

提到加州,多數人會聯想到陽光明媚、類地中海型氣候的洛杉磯或聖地亞哥,但其實我居住的城市偏偏是夾在中間的盆地型沙漠氣候!盛夏時極度炎熱的氣溫限制了當地的種植條件,幾乎能媲美吐魯番窪地的困境。在貧脊的環境中生活,我開始想嘗試種菜,純粹是以「料理人的角度」基於對手中食材知根知底的渴望,就如同釀紅酒前得先學會種葡萄一樣;沒想到這樣的起心動念,居然成為自己的生活方式。

我觀察著附近農田的動態,從農民們備耕播種的節奏中,逐漸摸索出一套適合自家菜園的規律性;多元品種的蔬果不僅豐富了餐桌,也解決了食材缺乏的難題,更帶給我源源不絕的料理靈感。想當初剛到這園子時,除了圍牆,就是黃砂,一根草也沒有。從翻書、繪圖的紙上談兵,到經歷無數次的造景、翻墾每寸角落,數不盡的耕植與汗水,才有了菜園「小伊甸」現在的風貌。

沙漠雖然生長季節短,卻有三個適耕期,於是我學會挑選短期成熟的品種,利用「作物輪耕」有計畫性地延長採收期,每年挑選表現好的植株留存種籽,在自然進化下成為更適合在地生長的品種。種出「像市場裡外觀完美的蔬果」並不是自耕的目的,貼近食物產地,透過耕植建立與大自然的連結,才是最珍貴的收穫。

如今,一年四季無論什麼氣候條件,小菜園總能變出時令蔬果直達我家餐桌,通常園裡盛產的各式蔬菜如小白菜、京水菜、小松葉、羽衣甘藍……就夠吃上好幾天。每日清晨送孩子上課後的第一件事,便是到菜園巡一圈,而每天的煮食方式也是「順從小菜園的賜予」來思考菜色,天賜什麼,我們就吃什麼。有時興致一來搬出鑄鐵鍋,隨手在花園裡拔香草、蘑菇,撒上蒜鹽,就這樣滿足「野炊」之癮。

「Farm to table」成為我和家人的生活型態,春夏園中各種葉菜、香草、食用花卉源源不絕,桌上必少不了自家曬的花茶、各種鮮嫩的綜合蔬果沙拉;秋季南瓜盛產期,早餐必備南瓜口味的馬芬、麵包、饅頭上桌;而冬季採收蘿蔔、芥菜,院子裡不忘曬著幾筐蘿蔔乾,廚房內也一定會有好幾瓶正在發酵或醃漬的蘿蔔、酸菜、雪裡紅,用盡辦法最大程度延長院裡所產蔬果的享用期。四季的蔬果繁衍,讓我們全家可以豪氣共享最新鮮豐收的每日料理。

夏|消暑好個瓜

天氣暴熱的夏天,根本無心庖廚,每日飲食胡亂打發,但氣溫驟升的好處就是小伊甸的蔬果們長得飛快,各種夏瓜、番茄、無花果紛紛出爐,帶著綠色條紋品種的櫛瓜,植株更是兇猛地長至半個人的高度。我們家非常依賴櫛瓜,當地美國市場的蔬菜選擇很少,夏季更是,這也是小伊甸這季節少數尚有收穫的作物。

除了櫛瓜,還嘗試成功種植了台灣的澎湖絲瓜和瓠瓜,梅子家就經常上演「消滅瓠瓜大作戰——手擀瓠瓜豬肉餃」。我們的水餃一向渾圓,屬於料多實在的大餃,多虧手擀皮的極佳彈性把內餡如數兜住。瓠瓜即使粗壯如臂卻仍然鮮嫩,外層厚肉用來刨絲包餃子、瓜瓤切塊用來煮鍋甘甜的小排骨湯,一丁點也不浪費。

此外,也會將盛產的小番茄製作成油封番茄,將番茄拌上檸檬百里香、迷迭香、蒜瓣、海鹽、胡椒、橄欖油,全部丟烤盤,之後裝瓶慢慢吃,沾麵包、做義大利麵、拌沙拉、搭佐肉類,都美味無比。炎熱的夏季,冰箱裡這罐噴香微酸的番茄絕對是主婦之寶呀!

秋|各色南瓜大舉進攻餐桌

八月九月的小伊甸相當忙碌,閒置了整個夏季的庭院百廢待興,這個季節是秋耕培土的重點期,得在秋涼前把菜圃備好,才能接續幾個月供應不缺的自家蔬菜。每日節奏緊湊的除草翻土、修整灑水系統,絲毫不敢躲懶懈怠,畢竟這裡的耕種佳期稍縱即逝。

每年一入秋,完全無法抗拒各色南瓜大舉進攻餐桌!我對於秋冬盛產、奇形怪狀的大小南瓜極度缺乏自制力,將自家菜園的出產隨置在家中各處桌面妝點,也會不時端出各種黃燦燦的南瓜料理。如果沒吃到南瓜,就會感覺年尾有事情沒有完成啊!

其中我最喜歡栗南瓜(Kabocha),甜糯甜糯的口感,讓這個亞洲品種的南瓜近年來在美國也大受歡迎。通常我會把整顆南瓜連皮蒸熟,再將籽瓤挖除、果肉分裝,接續應用在料理中,製作麵食甜點等隨時上桌。或是事先處理好南瓜泥,加點現磨肉荳蔻、蘋果泥、一小匙蜂蜜,搭配帕瑪森起司、蝦夷蔥細末,快速做出我最愛的濃湯;又或者與棉花糖混合南瓜泥做成簡單抹醬,帶出南瓜奶香與清甜,塗抹麵包或作餅乾夾餡,都非常好吃。

Article/【梅子家】,過日子的幸福滋味.
Images Courtesy of【梅子家】,過日子的幸福滋味.

傍晚時分,Jemaa el-Fna(德吉瑪廣場)上的人們開始騷動不安,一個個拿出相機和手機朝向西方,等待紅色之城的日落美景——這樣的舉動儼然成為來到摩洛哥 Marrakech(馬拉喀什)必做的小儀式。直到夕陽餘暉消逝,小販的燈火點亮,嘈雜的叫賣聲在夜幕裡格外清晰,旅人們才一一回過神來,不甘這段奇幻時光就此結束。在舊城區(Medina)彎彎走走,約莫 20 分腳程的距離——對於即將入住 L’Hôtel Marrakech 的旅客而言,同樣魔幻且美好的體驗才正要展開。

Jemaa el-Fna 廣場。Photography/ Karel Schoonejans. Image Source: flickrCC BY-ND 2.0

穿梭在這古老皇城錯綜複雜的巷弄,建築高聳的圍牆如迷宮般延伸,讓人更加失去方向;直到推開 L’Hôtel 別緻的大門,視覺頓時豁然開朗——和許多摩洛哥建築一樣,L’Hôtel 外觀看似封閉樸實的住宅,裡頭往往別有洞天。華麗的庭院中,多彩的馬賽克磁磚「Zellige」、座落在中心的典雅噴泉,以及周圍無數的花草樹木,是典型「Riad」建築的迎賓之景。庭院內栽種的香蕉、橘子與檸檬樹飄散清香,玫瑰和茉莉增添些許嫵媚,九重葛和金銀花則在白色的牆上層層疊疊,讓這間精品設計飯店比起其他民俗風格強烈的民宿,多了幾分時尚與優雅魅力。

歷史悠久的 L’Hôtel 由 19 世紀的宮殿改建而成,是英國知名服裝設計師 Jasper Conran 在 2016 年開設經營的飯店;1984 年他首次造訪 Marrakech,便被繽紛的街頭色彩吸引,「那次旅行就像是坐上了魔毯,回到 12 世紀」。對這紅色之城情有獨鍾的他,年年回到此地,決定在這裡開設飯店,讓自己也讓旅人有處舒服又能充分體驗摩洛哥風情的角落。看了 70 多處的「Riad」,決定讓飯店落腳這寬大的庭院,並邀請當地工匠以傳統材料與工法修復建築。

五間寬敞的套房裡,以簡潔的粉刷牆壁和摩洛哥木雕工藝「zouak」天花板為底,加上許多別緻的新舊物件擺設,其中包含 Jasper Conran、Bill Willis 和 Yves Saint Laurent 收藏的古董傢俱,印度微型畫作、精美圖畫的掛毯和裝飾藝術燈等物件穿插,創造出永不過時又極具特色的舒適空間。浴室同樣採當地工法,使用由石灰泥製成的防水石膏表面「tadelakt」,打造一體成型的浴缸及壁面。

ZAGORA SUITE
CASABLANCA SUITE
CASABLANCA SUITE
FEZ SUITE

自 8 世紀延續至今的傳統摩洛哥浴「Hammam」,也是造訪摩洛哥不可錯過的體驗。使用橄欖油製成的肥皂及去角質手套擦洗,在 L’Hôtel 專業人員的服務下,讓身心靈全然放鬆。此外,飯店也提供精緻的摩洛哥料理饗宴,以新鮮在地食材烹飪傳統北非餐點,其中當然包含當地著名的陶罐料理「tagine」(塔吉),廚師將雞肉、李子、杏仁與香料放在陶罐中慢慢燉煮,逼出獨特香氣與鮮甜湯汁——藉味蕾的享受,讓每個到來的賓客都能深度沈浸於摩洛哥式的生活中。

涼爽的夜晚,隱身在 L’Hôtel 圍牆內,花叢深處與一幕幕巴里紗窗簾間,燈火光影搖曳著細膩紋路,整間旅店便蒙上了神秘的異國色彩。所有感官因精緻且貼心的設計而開啟,在這個美好的度假氛圍中,彷彿自己就是異國童話的主角。

L’Hôtel Marrakech
41 Derb Sidi Lahcen ou Ali, Bab Doukkala, 40000 Marrakech, Morocco
T: +212-5243-87880

Article/ 鄭媛心.
All Images Courtesy of L’Hôtel Marrakech unless stated otherwise.
本文轉載自 Polysh Magazine.

生活裡,我們都曾見過老靈魂。經歷過歲月洗禮,擁有寬廣的過去;或是歲月洗禮才甫開始,卻已走過坎坷、面對過頹敗,提早學會以超齡的目光看世界,從而獲得不同的視野。這樣的面孔在人群裡往往醒目,帶著些許看透世界的蒼涼,卻也更明白日常。

改舊翻新的老建築亦是如此。在柬埔寨留有殖民時期氛圍的貢布市(Kampot),19 世紀因胡椒與咖啡的貿易而曾為柬埔寨第一大港,亦是華人移居柬國的最大聚集地之一;多元的民族混居於此,讓當地留有許多東南亞各國建築的風貌。座落於河岸邊的 Atelier Kampot 餐廳,前身便是當地傳統的中式商鋪;2013 年,柬裔法籍兄弟檔店主 Antoine 與 David Meinnel 買下原本殘破不堪的建築,思索著如何運用自己的長處,將這曾集結歷史片段的空間賦予新生。

藉著這個 project,我們試著傳遞一個訊息:「現在」能紮根於過往的傳統裡。

這對兄弟的內心興許也都住著老靈魂。Antoine 為建築師,David 則曾在巴黎擔任甜點主廚,因著貢布市外圍的胡椒耕地地緣,兩人結合法國與東南亞飲食,以 Atelier Kampot 之名探索、推廣著胡椒辛香料在料理上的新可能。經由 Antoine 的建築團隊 Bloom Architecture 改建,將商鋪外觀保留修葺,內部則重新設計以應現代生活用途,極盡巧思地模糊並融合內外差異和新舊連接;一樓作為 David 發揮創意的餐廳空間,二樓以上則為住宅,老建築裡盛裝的嶄新故事以處變不驚之姿,沉靜地遙望貢布市的潺流河水與廣袤景緻。

以此為概念,設計團隊將建築體原本狹長的牆面保留,彷彿作為重生的胎記,牽引著過去與現在。作為設計師也是這棟歷史建築的主人,他們延請當地技術團隊,試著在修復與重建上達到無暇的平衡。翻修前建築內堆積的廢棄木材被重新運用,製作成桌椅家具與落地木窗;餐廳內配上竹蓆地墊的花地磚延展至庭院內,在蔥鬱間斑斕綻放,光影間流瀉著樸實的美感。

正中央開放式的庭園和樓梯,利用垂直循環讓陽光和微風引入;迴旋樓梯的輕金屬材質搭配層層綠植點綴,各樓層以及那因狹長而被切分的前後空間,彼此沒有了隔閡,且無論是一樓的餐廳或二、三樓的起居室、臥室,都擁有能一眼望穿的庭園風光。

沿著階梯往上,第四層頂樓更可無阻礙地享受山嶂連綿的景色。整體建築展現著現代性足以紮根於傳統之上的宣言,上層的住宅空間,更是裡外都散發著老靈魂那種似乎什麼都司空見慣的氣質,僅以一樓不時飄散而上、簡單卻豐厚的辛香料香氣調味,沉穩地陪伴流動於此的生活。

Atelier Kampot 雖以新生問世,卻延續著地域裡的回憶,在周遭的景致裡,它並非奪目而出,反倒帶來一種新的生活方式和語言。依著這對土地依戀的語言,從建築之心侃侃而談,談文化、談傳統、談未來;話語間沒有歲月帶給它的市儈俗氣,只有日常樸實卻迷人的質地。

Atelier Kampot
Riverside Road, 15, Kampot
Opening Hours: 12:00 pm-09:00 pm
T: +855-10446044

Article/ Meg L.
Images Courtesy of Bloom Architecture.
本文轉載自 Polysh Magazine.

 “Anything created by human beings is already in the great book of nature.”

——Antoni Gaudí i Cornet

對於「自然」兩字的聯想,是高低錯落的弧度,或是柔軟有機的線條;然而,有別於多數人們這對「自然」的印象,日本建築師平田晃久(Akihisa Hirata)則以稜角分明的線條切割、組合成一棵大樹的樣貌,在東京搭建出「Tree-ness House」。曾在日本知名建築師伊東豊雄事務所工作八年的平田晃久,鍾情於盤根錯節的樹木結構,細數一棵樹的根、幹、枝、花,以及那些依附於樹上的地衣、昆蟲、鳥類、動物。這對樹的鍾情、對其中著迷的生命細微之處,平田晃久透過 Tree-ness House 一一展現。

組成建築的基本量體為一個個方形,再從中分成三個元素:盒子、皺摺與植樹。細看建築的細節,有如切開盒子的邊緣,沿著切線邊緣向外翻折,讓量體好似一方綻放的花朵,並在折角所創造出的塊狀空間內放入植栽,一個個量體便簡單完成。

而 Tree-ness House 整體便是一幢由數個量體單元組成的城市樹屋,用綠植及花葉填充量體間留白的曖昧空間;樹枝交錯間,容納了許多鬱鬱蔥蔥的生命力,也創造出室內的獨特空間感。混凝土建造而成的建築外觀,搭配上外翻的白色階梯及窗沿,在蜿蜒的綠意中,成為街區裡生意盎然的風景。


如同一棵樹的成長需要歷時多年,Tree-ness House 也花費多年時間而完成。擁有三間藝廊的屋主,由其想要打造一處別於一般畫廊的潔白展廳;經過多年討論與規劃,平田晃久最終設計出這棟擁有錯綜格局的城市樹屋,一樓為藝廊,上面七層樓則規劃為住家空間使用。


仿若都市中的一棵大樹,Tree-ness House 用錯置的量體模擬伸展的枝葉,運用留白空間容納生活於其中的生命。在這棟充滿細節的建築中,不管是自窗簷垂落的植物,或是居住於內的人們,皆將日常起居託付在石灰色的縫隙;呼吸吞吐間,生活於是伴隨著有機與生命意象靜靜展開。

Article/ Ting.
Photography/ Vincent Hecht.
Images Courtesy of Akihisa Hirata Architecture.
本文轉載自 Polysh Magazine.

隨著世界不斷現代化,城市彷如諸多可能性、夢想、理想生活樣貌指向的耀眼交集,有設想周到的無形思維,或有型設施順應大眾需求而生,大部分時候能滿足感官,唯獨難測天候總是令人無奈。

越南位於熱帶氣候區,中部的順化又是最多雨的城市之一,選擇在此定居的一個小家庭,便以建築和設計化解居住環境和大自然間的衝突,將建築事務所 Limdim House Studio 和自宅結合成 「Jalousie House」(百葉窗之屋),採用精巧的花格磚牆、沿建築立面而生的植栽和大膽出奇的室內外細節,層層堆起一家三口在這座城市中愜意地生活,安然迎接、善用每一種天色的居所。

2020 年落成的 Jalousie House 建築主體一如左鄰右舍,有著越南市區常見的狹長形狀,因此先天面臨採光和通風不足的風險。於是建築團隊將百葉窗的原理化為建築靈感,除了自由縮放尺寸置入所需之處,也轉化建材和開闔形式,用單一概念的多種變形交錯重疊,騰出氣流和光線流動的餘裕,準備好適時地遮風避雨。

Limdim House Studio 大膽地從正面突破,將二樓朝西的街道面打造成形似經摺裝的大片實心量體,分別在正面、側面鑲上窄窗,不僅確保室內隨時享有適量的自然光,創造空中花園的基地,亦造就獨樹一幟的面貌。在缺少腹地的房屋正後方,則矗立著一堵機能性的屏障,造型精緻的潔白花格磚有著粗針織的質地,如纖維般交織成瓦楞狀系統,隨時分流逝的軌跡,在屋內不同位置映射形狀迷人的光影。

多功能的百葉窗概念不僅體現在戶外,也化為室內的造形亮點。從一樓上行的階梯是一片片接近楔形的獨立木板,搭配金屬彎折而成的別緻扶把,視覺效果通透輕盈;二樓餐廚空間和辦公室間的隔牆上,則鑲著一片片垂直的活動式木板,可供自由調整開啟角度和範圍。呼應佈滿戶外的自然風情,室內裝潢也不走冷硬的簡約路線,以色澤溫暖的磚塊、表面帶有紋路的木材為基調,再加入富含想像力的細節。例如連接二、三樓的內梯,便用三根一組的木段搭配有著大幅段差的水泥塊上,樸趣的組合宛如積木。

大量的綠色植栽宛如天然空調,將空氣淨化、冷卻再引入屋中,同時減少輻射熱並阻絕雨水。從一家人的起居和工作空間,到小孩玩耍成長的房間,無論身在哪一層樓,透過玻璃落地窗望出去,都能飽覽薰染清新氣息的綠意。

在森森綠蔭中閱讀,與三五好友小聚,在親手打造的工作室內為更多人設計理想住宅,親子相伴在草地上玩耍⋯⋯ Jalousie House 像是城市中的奇幻樂園,將各種珍貴時刻收攏在家屋中,為日常賦予驚喜迭出的風景,也見證一個家庭如何以最好的方式面對每一種境遇。

Article/ Rachel.
Photography/ Quang Dam.
Images Courtesy of LIMDIM HOUSE STUDIO.
本文轉載自 Polysh Magazine.